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大疫大医 > 第二十一章 不一样的护理工作(三)

第二十一章 不一样的护理工作(三)

雍琴那张大嘴巴,来到医院没多久,便把袁志与京墨一块儿参加医疗救援队的事情,加油添醋的讲给了这里的同事,就差没有弄出一个‘千里驰援为红颜’的标题了,让京墨在无奈之余,也忍不住吐槽雍琴是言情小说和偶像剧看太多,不当个编剧、写手,实在有些屈才。

刘护士显然也是听说了这个故事,所以才会打趣京墨。

京墨笑笑,没有回应她的打趣,只是好奇地问:“刘姐你孩子多大了?”

刘护士的个子不高,还长着一张娃娃脸,京墨只知道她比自己要大,却不知道她连孩子都有了。

“三岁多点,皮的哟,那叫一个人嫌狗厌。我有时候真怀疑,自己到底是生了个人呢,还是生了只哈士奇!他要是能有小诗灵一半懂事,我就烧高香了。”

一提到自己的儿子,刘护士就有讲不完的话。

她先是抱怨:“昨天下班后,我收到他爷爷发来的视频,点开一看,差点儿没把心脏病给气出来。那个臭小子不仅是把家里面弄的一团糟,还拿他爸给他给买的玩具枪,把电视屏幕砸坏了!偏偏他还一脸骄傲,就跟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一样。”

即便事情已经过去一天,刘护士回想起昨天晚上跟儿子视频时看到的画面,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,显然是真的很生气,也就是她儿子没在眼前,不然非要抓起来狠狠地打一顿屁股不可。

京墨在脑子里面想象了一下刘护士的儿子在家里面,如同脱缰野狗一样撒欢折腾的场面,以及在干了错事后,还一脸骄傲的模样,顿时感觉很好笑。紧接着便忍不住想,自己以后要是跟袁志有了孩子,会不会也是这么一副人嫌狗厌的模样?

“呸,谁要跟他生孩子了。”京墨反应过来自己想太多,忍不住有点脸红,在心里面暗啐了一声。还好戴着口罩,没人看到她此刻的模样,不然就太丢人了。

为了转移心中的不好意思,京墨开口,问刘护士道:“孩子跟他爷爷奶奶住在一起?”

“是啊。”刘护士点点头,轻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是护士,我老公是个警察,本来平时就都很忙,自从疫情爆发后,我们两人更是长扎一线。我在医院,我老公则是天天在辖区里面巡查情况,都没空照顾小孩,还好有他爷爷奶奶帮忙,不然,我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”

“你想孩子吗?”

“想啊,怎么可能不想。不仅想,还感觉挺亏欠他的。尤其是在这种特殊的时期,我却不能陪在他的身边……听他爷爷奶奶说,他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哭着要妈妈,但那会儿我一般还在忙,也没办法跟他视频,只能让他爷爷奶奶翻出我的照片和以前的视频给他看……每每想到这些,我心里就挺不是滋味的。”

刘护士的话里话外,都透着一股对儿子的愧疚,甚至说到后面,声音还有些发瓮发涩,强忍着才没有哭。

京墨虽然是在今天才认识的刘护士,但是在查房、采血、测量体温的这一系列过程中,她看到刘护士在病人面前,一直都保持着乐观、开朗以及坚强的形象,甚至由此感染到了病人,让病人们的情绪都维持在一个不错的状态。

直到此刻京墨才知道,原来在刘护士的乐观、开朗与坚强等形象下面,同样也藏着有烦心与忧虑。

作为一个母亲,在新冠疫情爆发的特殊时期,没有陪伴在孩子的身边,刘护士怎么可能不挂念孩子?她说起孩子砸坏电视的事情时那么生气,一半是在气小孩太皮,但另一半又何尝不是在气自己没能陪在孩子身边,守着他、教育他?

同样的,作为一个妻子,刘护士又怎么可能不担心她老公的安危?

但正是因为处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,刘护士再怎么挂念、担心自己的孩子和老公,也只能将这份感情深藏在心底,免得表露出来后,影响到了病人们的情绪。

如果一个医护人员,在这种时期,在病人的面前显得忧心忡忡,那么原本就因为患上了而紧张、担心、害怕的病人,情绪就会变的更加糟糕。

这种糟糕的情绪,势必会影响到病人们的病情,或是加重恶化,或是让治疗效果达不到预期……而这些情况,是作为医务工作者的刘护士,不愿意看到的。

所以她只能把自己对孩子、对老公的挂念和担心隐藏起来,不让病人们看见。不仅如此,她还要在病人们的面前表现出开朗、积极的一面,好让病人们能够得到一种心灵上的安慰。

在这种特殊时期,心理上的开导与药物治疗,同样很重要!

同为护士的京墨,很理解刘护士。也正是这种理解,让她对刘护士还有她的老公很钦佩。在这种时候,能够迎着危险与困难负重前行的人,都是小诗灵口中说的‘美丽逆行者’。